当前位置: 首页 >> 行业新闻

来自秦巴山区农村草根NGO组织的呼吁

时间:2012-12-15 16:38:33来源:仪陇县乡村发展协会 作者:高向军 点击:
  

来自秦巴山区农村草根NGO组织的呼吁

【仪陇县乡村发展协会】【南江县秦巴山新农村建设发展协会】

【宣汉海奶牛协会】 【大巴山生态与贫困问题研究会】

【西乡县妇女发展协会】【南部县乡村发展协会】

【通江县农户自立能力建设支持性服务社】

           (2012年11月22日)

能够来参加这样的盛会是我们的荣幸,感谢大会的邀请,特别要感谢大会给时间让我能在这里与众多的基金会说说我们草根组织对基金会的心里话:

我叫高向军,一身都生活在大量需要帮助人们的贫困山区,1993年一个想找钱帮助那些太穷人们的愿望让我偶然进入公益圈。一发不能自拔走到今天有近20年了。创立了仪陇县乡村发展协会,弃官从事草根公益组织建设,带领我的团队一路走来,我们的农村扶贫与可持续发展从肤浅到厚重;从简单救济式帮助到有组织的带领贫困人们有尊严的可持续发展;从帮助需要帮助人们的愿望开始走上了公民组织、公民社会建设之路。目前我们协会立足当地社会的实际需求,主要以扶贫小额信贷、农民合作组织建设与扶持、社会志愿服务的组织与孤儿助学三方面的公益服务活动为协会的核心内容。

针对农村草根NGO组织面临的问题,去年底我们协会发起秦巴山区七家多年从事农村扶贫的公益组织经过三天的集中讨论达成一致向基金会发出了我们共同的呼吁:今天我把他带到这个活动上来,希望基金会能更多地听到我们的声音,了解我们的现状和我们的心声:

一、我们的现状与困惑

由于自然和历史的原因,秦巴山区一直是中国比较贫困落后的区域。90年代初期一些国际援助组织进入到这些区域,在其支持帮助下建立起来我们这些本土的公益组织,十多年来我们在秦巴山区针对不同的农村社会问题,用不同的方式争取各种社会资源支持,开展农村扶贫与社区综合发展和农民教育活动,开展救灾救济及社会志愿服务等公益活动的推动。通过多年的努力我们各自在农村发展的不同领域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并逐步成长为有专业服务能力、服务水平较高的乡村发展组织。我们每个组织都有出色的业绩和较强的社会影响力。

近年来随着中国市场经济体制改革的逐步深入和城镇化步伐加快,农村各种资源不断地流向城市,农村社会在剧烈的社会转型中日渐衰落,社会快速分化分层,大量的中低收入群体被分化集聚在乡村集镇生活,这里逐渐成为中国社会中低收入人群的聚散地,并以非常快速的速度在膨胀。我们生根在这些区域,贫困社区日渐增加的需求压力使我们不堪重负。

我们植根于社会低层,与中低收入人们共生存。在面对大量需要帮助和支持的人们,我们经常处于不申请项目我们良心不安,申请项目我们更加举步维艰,因为大多数时候执行公益项目都会加剧我们的生存负担(一是我们在执行公益项目过程中的自我生存是对我们最大的挑战;二是我们每开发和申请一个项目的前期社会调查和申请过程中费用;三是在执行过程中又会面临更多贫困人们的期盼;)我们在这种纠结与挣扎中艰难的前行而很难被人理解。不计时间、不计报酬、不讲个人要求的工作是我们的家常便饭,物资的匮乏和生活的困窘也早就习以为常,超负荷的运转是我们的工作常态。我们尽最大的努力来支撑公益项目的执行和组织的生存。我们中有抛家舍业全身心投入的、有弃官投身公益的、有拿出自己房屋财产的、有拿出自己收入为员工发放工资的。十多年的公益之路,把我们培养成为了中国公民社会卑微的先行者,公益、慈善、公民社会、公民社会组织等理念已深入我们的骨髓。十多年来,无论面对多少诱惑,我们都自觉的坚守在相当恶劣的社会环境中努力、不放弃。如果不是深入骨髓的信念支撑,我们中任何一个人都可能另辟蹊径去追求世俗的“成功”,但我们却都矢志不渝的坚持着。就因为这是中国社会发展的需要。  

 我们七家机构的建立与前期的发展,均与国际机构的支持和推动是分不开的,近年来国际公益支持机构快速退出中国社会,本土支持民间公民社会发展的基金会及其有限,特别是对乡村民间公益组织的支持就更是寥寥无几,而集中了大量公益资源的国内大型的公募基金会,其资源基本上只在“体制内”运行基本与民间公益组织无缘。本土的公益支持让我们感觉遥不可及,政府对我们的支持不确定,很少有人问及和关心我们如何生存和发展。公民社会、公民社会组织是需要自下而上发展的,草根NGO组织的生存难以为继,还谈得上公民社会的发展吗?

二、我们共同面临的问题:

(一)NGO组织、公益基金会是现代文明社会的产物,而我们秦巴山区NGO农村发展组织身处农耕社会,我们生存在同一时代不同的时空中。许多公益基金会对农村、农村社会的现状、农村社会在社会转型过程中的痛楚、农村公益发展组织恶劣的生存现状等了解不多,而我们乡村发展组织由于远离城市、远离基金会,加之没有专门的经费支持我们去与基金会交流、沟通(我们这些机构一个人要上一次北京,交通、差旅等基本经费没有4000-5000元我们是不敢出门的),因此我们只能利用参加在城市里举办的一些公益活动时与基金会见面,但这时的基金会又很难顾及我们。基金会对农村发展组织信息不对称、了解不够深、支持信心不足,致使我们申请项目和筹资更加艰难。

(二)公益项目的目标是为了解决社会问题。由于信息不对称大多数时候我们只能被动的参与申请基金会为我们设计好的项目的执行。而我们在深刻了解社会问题基础上,根据当地实际提出和开发设计的社会公益项目,很多时候不知道该与谁去对接,也很难得到基金会的回应和支持。

(三)目前国内有限的公益项目资金,基本上都只支持基层公益组织去开展社会服务项目,而对基层公益组织生存、发展支持却极为有限。即使有一些支持也很少是以需求为导向,比如由城市公益机构开展的大量的、各种名目的能力建设培训项目、各种研讨论坛活动等,虽有广泛的倡导和推动公民社会发展的作用,但对于草根公益组织的生存与发展实际支持效果很有限。我们呼吁基金会对草根公民社会组织生存、成长方面给与专门的项目支持。

(四)农村公益组织身处交通不便、信息闭塞的偏僻之地,服务对象分散面广,机构的服务和生存成本远高于城市。加之底层社会公益组织生存环境更为恶劣,导致机构刚性支出大,且无稳定的支持经费来源。我们各机构的行政刚性支出的解决办法:一部分开支(30%左右)由公益项目预算支持,但所有的公益项目都仅支持本项目期的部分行政费用,而我们经常是处于无项目支持期长于有项目支持期;第二部分开支(10%-20%)靠执行项目过程中压低项目培训成本、和项目对个人补贴等用于行政刚性支出;第三部分开支(10-20%)通过个人影响力争取政府有限的支持;第四部分开支(10%左右)由法人个人承担和就地少量化缘。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去年以来我们协会在当地组织社会志愿服务来降低公益项目的执行成本。但我们又面临必须要支撑社会志愿服务活动开展的部分成本和志愿人员的培训交流活动成本。  

(五)乡村公益机构社会服务项目的共同特点:服务对象分散且工作量大,要求工作人员要具备能进行对大量农民教育与经济发展的支持与引导的能力。而我们所处的边远地区有知识、有能力的大多数人都流向城市加之机构人员费用没有稳定的来源渠道,机构无法招聘有足够能力的工作人员,因此一方面增加机构对招募员工更加多的培训成本,另一方面机构员工承担着极其繁重的工作量。以我们协会为例,协会员工基本上平均日工作时间在10小时以上,由于农民没有礼拜天、节假日,因此员工基本没有节假日礼拜天,没有加班补贴,年工作天数在320350之间。 

三、 我们共同的呼吁:

(一)我们呼吁基金会关注目前中国中低收入人群快速向县以下的乡镇聚集,关注和支持集聚在这里大量的中国的中低收入人群的发展与生活,将农村乡镇作为公益支持重点区域。 

(二)我们呼吁基金会把公益资源向嵌入在县以下的乡村发展公益组织倾斜;设计开发专门支持草根公益组织——特别是边缘山区的农村发展的公益组织——生存发展的公益扶持项目,扶持草根公益组织在服务乡村的过程中良好的生存和成长。

(三) 我们呼吁基金会根据基金会的宗旨和现实需求,挑选相关的乡村发展机构建立长期的战略伙伴关系,而不仅仅是投资方和执行方的关系,并以草根公益组织根据本地社会需求开发设计的公益项目为支持导向,建立稳定的项目申报渠道和稳定的支持渠道。

中国社会草根公益机构的公益之路慢长而艰辛,我们请求基金会联合发起推动公益资源向中西部县以下中低收入人群集聚地的乡镇倾斜;发起推动基金会共同商讨支持草根公益机构生存的联合行动。我们深深地懂得离开你们的信任与支持我们将希望渺茫难于存续-----。

最后:借此机会我要感谢支持、帮助和与我们合作的基金会特别要感谢招商局慈善基金在我们协会最困难的时期对我们的理解、信任与支持。谢谢你们。

来顶一下
返回主页
返回主页
------分隔线----------------------------
栏目最新
热点内容
相关内容
    无相关信息